最新消息
 首頁 > 最新消息 > 歡迎來到貓頭鷹樂團!
betway必威日本震后艰难的重建_滚动新闻财经
2018-12-20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0日讯(通讯员 季凌霄 高庭艳 康凯 李楠)尽管掣肘重重,日本的震后重建工作已经艰难步入正轨。

  4月22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确定了2011年度第一次补充预算案,日本震后重建工作的预算总额为4015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94亿元),规模超过了阪神大地震后三次补充预算案的总和。在4月1日,日本内阁房长官枝野幸男宣布震后重建启动之后的第21天,困扰日本政府的巨大资金缺口问题稍微得到缓解。但是,核电站泄漏,供应链中断,消费市场低迷以及执政党与在野党的分歧将继续考验着日本经济能否快速地从创伤中恢复。

  作为日本的近邻和重要贸易伙伴的中国,也将高度关注这场艰难的重建工作。

  重建启动遭遇财务危机

  地震之后的第五个礼拜,日本经济所遭受的间接创伤逐渐显现。日本财务省4月20日公布了一份报告,称日本3月份出口环比下降2.2%,为日本出口额16个月以来首次下降,而由此导致的贸易顺差环比下降78.9%。

  除了贸易额度的下降,更令市场感到担忧的消息是地震和核泄漏事件严重打击了日本消费者的信心。据日本媒体19日公布的调查显示,3月份日本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有史以来最大降幅,由2月份的41.2降至38.6,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另一个更直接的数据是,日本三大零售业巨头上个月销售额均下降二成左右。

  日本人不愿意消费,外国人对日本产品同样存在顾虑: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中国已经暂停和限制进口部分日本食品;而作为汽车制造大国的日本,3月份新车销售量为437599辆,同比下降35.1%,创1968年以来最大降幅;日本观光局发表的数据表明,3月份访日外国人数量为35.28万人次,同比减少50.3%。然而,分析人士却认为,无论是供应链的中断还是消费市场信心的下降,日本凭借国内强大的生产能力和国民凝聚力假以时日都可以逐步解决。SONY公司的一名中国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地震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影响了国内工厂的生产,但是在存货卖光之前,“日本的工厂一定会恢复材料和配件的供应”。

  外界普遍认为,拥有巨额财政赤字的日本政府在重建中面临的最大问题将是资金问题。日本新日铁株式会社社长三川明夫在的博鳌论坛上同意这一说法,他在题为“日本增长潜力的新认识”的圆桌会议中说道:“日本今后在复兴当中,首先需要大笔的复兴重建资金,这笔资金从何而来,将是日本今后的激辩焦点。”

  日本财务省网站显示,2010年底,日本政府负债已达919万亿日元,为创纪录新高。日本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已达10%(1995年为4.6%),日本政府债务已高达GDP的200%(1995年为60.3%)加上日本居民储蓄率较1995年已大幅下降至2-3%(1995年为10%左右)。

  无论结果如何,相比于1995年神户大地震两个月后就能重建工业设施的迅速,本次震后的重建的启动肯定会大大滞后。不过,三川明夫仍然充满信心,在博鳌论坛的演讲中,他多次提到日本技术上的优势和国民的高素质是日本振兴的希望。此外,他还特别强调“日本必须吸收外部的活力”,“不断成长的亚洲市场,包括中国,将会是日本地缘上的最大依赖,九州BET9下载。”

  中日经贸未现重大波动

  中金公司在震后第三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已经预见到了本次日本地震重建启动的滞后。该份报告认为,震后重建一旦启动,对全球经济而言上利多于弊。报告特别指出,“本次地震对区域经济的打击将超过神户地震”。同时,众多国内商业分析机构也对日本地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进行了评估,一个普遍的看法是,日本地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体现在供应链中断和日常贸易上。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建安认为这种影响将特别体现在与受灾害地区经济贸易往来密切的企业中。“一方面,受灾地区是日本零部件生产企业集聚的地方,他们供应的零部件主要对象就是中国,还有一部分是中国的日资企业和一部分中国企业;另一方面,食品,农产品的短缺也会影响到中国的出口,日本短期内可能会大量需要进口应急的农产品和食品。”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福建圣农实业有限公司在地震后的一个月,鸡肉熟食出口量较去年全年翻了十番。然而,并非所有的蔬菜和食品加工企业能在对日出口上获得份额。根据日本实施的“肯定列表制度”,即使灾后需求量增大,日本依然对食品准入有着严格的要求,目前国内获得这一出口资质的仅有35家企业。

  “钢材和建材也是一样”陈建安说,“我国生产的建筑材料含笨太高,而且相对于日本需要的建筑材料,必威手机客户端,质地也比较脆,很难满足日本的建筑要求。”浙江某大型商业投资机构分析员王泽也对记者表示了同样的看法,他所在的分析机构对震后一个月国内多个港口的贸易量进行了分析,结论是中日贸易并没有在短期内受到大的影响。“这是因为出口订单获增的行业相对于中国经济总量来讲都算不了什么,只能是非常局部的现象。”

  海关总署公布的三月份数据显示,2011年3月中国对日出口同比增长37.6%,创下2001年3月以来的最高。但是,2月份地震前的同比增速8.7%也创下了一年里的最低。在过去的的一年中,共有 6个月对日出口同比增速超30%。

  “三月份的数据并不具备代表性,评价中日贸易还是需要中长期数据的支撑。比如供应链中断对于国内不少企业的生产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这些影响反应在具体的经济数据上是滞后的,要等两、三个月以后才能知道”王泽分析到,“市场是恒定的,中日经济存在互补性,地震的发生确实对全球市场造成了一部分真空,中国企业当下要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更多的机会应当在震后重建逐渐复苏的市场中。”

  “外交复兴”铺路震后重建

  与经济重建的滞后性相比,自“撞船”事件后陷入低谷的中日关系迎来升温契机。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立即派遣救援队前往日本,并随后赠送给日本水、柴油等人道主义援助。作为回应,4月11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中国,俄罗斯,韩国等国媒体上刊登题为《纽带》的文字广告,向国际社会表达感谢。4月21日,日本政府再度在中国媒体上发表感谢信,信中明确提到感谢“中国”对于日本灾后的帮助。

  除了在地震上的人道主义关怀,“撞船”事件后搁置的许多问题也被重新讨论。4月12日,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在电话通话中就共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和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进行了讨论,日本外务省网站显示,双方的讨论还涉及到了环境污染、东海和平和加强文化交流合作等内容。另据消息人士透露,早在二十天前,中、日、韩三国外长在震后第一次的外长会议中就曾讨论了许多三方共同关心的问题,其中包括重开东海油气田开发谈判和朝核问题。

  4月18日,日本外相松本刚明在外务省会议上表示准备开展有助于日本地震灾区重建的“复兴外交”。报道称,该政策的具体措施可能包括:吸引外资对灾区经济特区和工业园区进行投资,吸引游客重返日本以及要求外国放宽对日本农产品的限制等。

  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日本启动了多项改善中日关系的举措。4月22日,“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说明会”在上海召开。核专家佐藤达夫专程从日本东京赶来,向上海媒体介绍核电站事故处理的进展情况,日本还重点在说明会上推广日本食品和日本旅游;担任日本应庆大学客座教授的冯玮同样收到了来自日本方面的邀请,他被委托组织一批学者在今年七月份前往日本九州进行考察。“当然还要组织一批记者,日本方面希望能够借助我们的力量为震后的旅游业进行宣传”冯玮说道。

  “经贸关系是日本人在处理中日关系中最为看重的”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冯玮解读日本的“外交复兴”政策出台的原因,“这是因为日本向来是以‘经贸’作为国家振兴的生命线。日本遭遇此次地震危机,外交上首先要做的就是同中国改善关系,必威体育精装版app官网。”

  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0年中日贸易总额为3018.5亿美元,增长速度超过30%,创下历史新高。中国是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

  中国乐见“更有活力的日本”

  4月21日下午七点钟,自称中日关系“观察者”的加藤嘉一在复旦大学进行了一场演讲,在演讲开始前2个小时,教室里就已经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学生。加藤嘉一此前刚刚结束在华东政法大学的演讲,在那场讲座中,他演讲的题目关于日本地震及中日的关系。“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我想在演讲后问加藤‘日本或者中国经济的崛起是否必然导致对外战争?’”五点钟就来到现场的一位同学表达了很多年轻人对于中日关系的疑惑――一方面两国都在邻国受难时通过物资和精神上的援助充分、持续地释放善意;而另一方面,两国在政策酝酿和实施过程中又经常出现矛盾和摩擦。

  中国刚刚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但在制造业及多项人均数据上仍远远落后于近邻。作为东亚区域经济的两个领跑者,中日在很多行业中竞争激烈。

  4月17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日本,向日本表达了坚定的支持,表示美国政府和企业正在制定措施,帮助日本从危机中回复;而之前日本向海水中排放核废料,也仅仅通知了美国,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的中、韩、俄三国政府向日本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另据媒体报道,日本高科技产业在产业转移中也将战略性的避开中国内地,而转向东南亚和印度等国,“以防止中国在日本的产业转移中受益”。

  冯玮认为,震后中日关系产生负面影响的直接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在两国关系中,日美同盟仍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日本首先考虑的是美国的支持;第二个是日本本身的贸易保护主义,日本一直对本国市场进行政策上的倾斜和保护。”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贺平同意上述说法,同时他对日本的策略表示理解“日本的一些核心技术是其安身立命之本,采取比较谨慎乃至保守的策略是自然的。”

  “经济高速增长期之后的日本,帮助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的腾飞,也在中国经济的发展之中受益。”贺平说道,“尽管国际关系中有相当的现实主义成分,但是双方发展的意愿都是一样的,中国乐见于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日本,日本也不应当继续怀疑中国和平崛起的诚意。东亚经济的稳定发展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供稿)

  特别声明: 文章只反映作者本人观点,中国经济网采用此文仅在于向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立场。转载和引用此文时请保留电头,注明“来源于:中国经济网”并请署上作者姓名。

  

  更多精彩内容参见“中国经济网-国际频道-独家专稿”

  

  (责任编辑:林秀敏)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相关的主题文章:
 | 地址: | 電話: | 
LineID